从来没见过人喝多难受的,都是第二天酒醒才难受

大部分人都有一个经不起推敲的幻觉,认为只要换换环境,自己的人生就会有起色。 我们年纪越大,就越害怕感伤。因为,无可挽回的时间越来越多了。 长大了一些的我们,开始懂得不能再这样轻易哭泣,也拥有了更复杂的情感,学着在各种说不清原因的行为里作出抉择。那一天...
阅读全文

春天的拒绝

作者:傅玉善 它被世人所期待,被画家所仰慕,被文人所赞誉,是由于它是烂漫的春天。 那个一直被人们爱着的春天呀,人们可把你宠成了月亮,可把你爱成了太阳。用一颗颗透明的心灵,化着一片片嫩嫩的绿叶,还是无法完成对你的牵肠挂肚。可2020的这个春天,在武汉你却成...
阅读全文

婆媳关系,不仅仅靠女人来维护

自古以来,婆媳关系是令许多婆婆和儿媳双方都头痛的问题,两个女人因为同时爱着同一个男人才会从素不相识变成婆媳。如何和平相处维护好家庭关系,不单单是摆在两人面前的一个难题,更关系到你的老公。 很多女孩子在结婚前都会幻想着能跟婆婆处好关系,将婆婆当作自己的...
阅读全文

言辞无法证明真理

言辞无法证明真理 文/詹姆斯-爱伦 在各种各样的情形下能够保持耐心、平静、温和和宽容的人,就能够使真理得以体现。真理永远都无法靠口头上的争辩和已学过的经典来加以证明。如果一个人不能在无限的耐心中,不能在永远的宽容中,不能在无尽的情爱中感觉到真理的存在,...
阅读全文

四月芳菲处 樱花拥雪开

四月芳菲处 樱花拥雪开 ——写给樱花盛开的青岛中山公园 文/孔祥鲁 芳菲四月,天气一天比一天暖了起来,青岛中山公园的樱花大道上一派樱花烂漫。步入中山公园,路两旁就是一排排的樱花树,枝头上开满了洁白色的花,像盛装的新娘幸福从心里向外透着美;树下盛开着郁金香...
阅读全文

同行一站

春暖花开,四月姗姗而来,就像一列普通列车,慢慢的开动,你的信息再也不像三月的雨水那样频繁了。 我不会忘记偶遇时你的游离忧郁的眼神,你那无助的忧伤。我的鼓励,我的抚慰,加上你的努力,你走出了生活的低谷,迎来了阳光。虽然我们在不同的城市,是微信充当联络员...
阅读全文

人老帽子戴, 健脑幸福来

人老帽子戴, 健脑幸福来 蔡汉以 2020-04-08 老年人保健事项,内容很多。我个人体会,这三项是“重中之重”,其一健脑,措施为戴帽子;其二...
阅读全文

忏悔之夜

从静立到缓缓坐下,他花费了许多岁月。平日里张口说话的嘴,他闭上了,沉默的世界在他嘴前徘徊。他的面目表情僵硬,不带任何感情地直视着前方。偶尔,他也会朝路人笑一个,表示友好,可是那笑容,比哭还难看,吓得人纷纷躲避。 在母亲的怀里,他是自卑且任性的孩子。他...
阅读全文

可爱中国人

中国是什么样,取决于每一个普通人是怎么样,有一份光的,就发出一份光,光多了,我们就一定会看到转机的机会。2020的年初,朋友圈,微信,微博都为一只蝙蝠而刷爆了屏。或许连蝙蝠自己也想不到,自己有一天也能“火”遍全球。 新型冠状病毒,想必这个名词已经传遍了全...
阅读全文

走出失乐园

她是个孤独的孩子,从小到大都是。从她那双平静的眼睛里看不出任何波澜。没有人知道她在想什么,也没有人感兴趣。世界一直热闹着,她也一直这样。 没有人知道,她喜欢盯着窗外湛蓝的天空移动的白云,想象白云千变万化的样子。没有人知道,她喜欢在那条回家的路上,轻轻...
阅读全文

当你的生活只剩下——不甘心

市场遇见小佳。 与小佳结识有十几年了,她是一个很温柔脾气又好的人。这次遇见她,还是那么漂亮,穿一件深色大衣,手里提着菜,大老远就与我打招呼。 与小佳很少聊起家里的人和事儿,但有一次她说过她的老公,知道她过得不是很如意,人到中年,凡事想开了些。这次再遇...
阅读全文

我戴着他的名字

你还相信爱情么,还抱有多大的期望呢? 我还记得那年的夏天,我在酒吧的那个晚上,第一眼看到的你,可却没曾想过真的有一眼便是万年的感觉,也许很多时候我们都不曾想到在何时你会去喜欢上一个人,可能就在你以为你再也不会喜欢上任何一个人的时候,就在这个时候这个人...
阅读全文

夜半雨声扰清梦

我发现,我已经能够从极度困倦的身体状态中快速回复过来,也能在夜半清醒继而失眠的亢奋状态中快速入眠,而这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成为了一种本能,也许是随着年龄的增长,也许是随着阅历的增加,但我觉得,更多的是关于对心灵的升华,年轻的时候认为身体是属于自己的...
阅读全文

小小生活小小情

一整天未出门,也不知道何时屋里开始昏暗。点亮了盏灯,屋内也不再昏黑。出了卧室,走到客厅,坐在沙发上为自己倒了一杯水。 隔着纱窗,朝外看了看,古道的夕阳渐渐消隐。院外传了些吵闹,忙碌的邻居也回到了家,在屋外同行人素谈。 打开房门往外走,一两缕炊烟升起,...
阅读全文

过往回忆的尘埃

大地复苏、那是春的洗礼,繁华似锦、那是夏的苏醒。 盛装出席、那是秋的蜕变,白雪皑皑、那是冬的呼唤。 一年四季总有那么一个季节会是你所喜欢的,在这之中有回忆、有辛酸,有着种种你的过往源一起和不愿提起的种种,其实有些事情早已过去而它继续存活的方式是人们那...
阅读全文

琴友

按常理来讲,谁都不想在脸上留有疤痕,但也有例外的,在近半个世纪前的上海,就有不少学小提琴的年轻人会将其左下巴的疤痕视为一种荣耀。 何也?按我那时的工友梅海生的说法,这是会拉小提琴人的标识,若按高雅些的说法,那就是文艺青年的身份象征。当然,对不知道小提...
阅读全文

我不是安徒生

我不是安徒生,写不出童话 所以我只能等待 等到春暖花开 后来我尝试去爱你 爱的死去活来 然后我发现了美丽的景色 是夕阳西落 慢慢的我家那颗石榴树长大了 再后来石榴树也结石榴了 我吃了好多石榴 我尝试不去爱你 从心里把你忘记 直到那个时候我才发现 不是每个清晨都能...
阅读全文

我也想爱你们一次

这个清明,和爷爷一起去了扫墓,我们这里的习俗,是给先人们烧纸钱,以便他们在另一个世界不愁吃穿,虽有些不切实际,但也可以将思念寄于火焰,传达到一个无人知晓的地方。 梨花风起正清明,那人那事那草青 梨花跳上枝头,与蜜蜂共舞;杨柳吐露嫩芽,与春风倾诉;燕子...
阅读全文